平度法院:凌晨执行发力!再掀“蓝色风暴”!

2018-08-27 09:10:40来源: 平度市人民法院

8月24日凌晨5点,平度法院执行局内警灯闪烁,54名执行干警精神抖擞,整装待发。5点10分,12辆警车在晨曦中奔赴执行战场。

小标的额案件虽然数额不大,但其迟迟未履行很多都是被执行人故意为之,久而久之,会让更多失信被执行人产生“数额少、没关系”的错觉,这无疑与当前全社会所营造的依法自觉履行,打击规避执行的理念相悖。此次凌晨执行行动,平度法院梳理案情,聚焦一批标的额较小的执行案件,精准定位、集中出击。5个多小时的奋战再掀“蓝色风暴”:拘传14人,拘留5人,执结案件4件,和解3件,执结标的9.7万余元,释放出强力推进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,不放过任何失信被执行人的清晰信号。

120年前借款3万元,执行干警翻墙揪出后仍不还

“二十多年前的三万多块钱顶现在多少钱啊?!他现在那么多资产为什么就是不给我!”申请执行人张某,每次提起这件事就气愤不已。

20多年前,申请执行人张某和被执行人章某是邻居,两人关系还算不错。1996年冬,两人合伙从事辣椒收购生意,由于经营不善,1997年8月两人终止合作。经过结算,章某应付给张某37885元,章某予以认可并给张某出具了借条。20年前的3万多可不是笔小数目,看自己的老朋友干脆地写下欠条签字认可,张某这下安了心,心想等等也行,别着急催伤了情谊。1年、2年、3年……张某沉不住气了,他找上门,要求章某尽快还款。“等等,再等等。”章某说的云淡风轻,等了一年又一年,眼看着章某的资产成倍数增长,还钱的事却决口不提了。“我什么时候欠你的钱了,我借你的钱早还了!”多年后,张某听到章某嘴里说出这句话,心已凉了半截。2017年7月,张某起诉至平度法院,同年8月,平度法院判决章某败诉,偿还张某本金37885元及利息。

判决已生效,章某仍拒不履行,案件进入执行阶段。执行法官多次传唤章某,章某以各种理由拒不到庭,财大气粗的他,宁可在自家周围花费不菲安装多个摄像头规避执行,也不愿偿还这区区3万元。

8月24日早五点半,执行干警到达章某家门口,章某还在睡梦之中。大门紧锁,敲门不应,章某对执行干警不予理睬,执行干警翻墙进入院中,从被窝中“揪出”章某。“我什么时候欠他钱了!你们这是干什么!我借他的钱早还了!”被拘传到执行局后,章某蛮横嚣张,仍拒不履行。执行法官依法给予其拘留十五天的处罚。下一步,若章某自拘留期间仍不主动履行义务,法院将依法追究其拒不执行的刑事责任。

2、兄妹都不还修车钱,兄被拘后:我妹妹的钱我也一起还了

王某和王小某是亲兄妹,两人都有一辆农用车,基本上都在纪某的汽修厂修理。有时他们修完车记一下账或者打张借条,因为和这兄妹俩比较熟,老板纪某也未计较。时间长了,“白条”越来越多,2008年11月至2009年11月,两人共欠农用车配件及维修费6044元,其中王某欠款4619元,其妹王小某欠款1425元。纪某沉不住气了,向兄妹俩催要,两人一直拒不付款。2017年10月,平度法院判决兄妹两人支付纪某修理费。2018年4月16,该案进入执行程序。

执行法官几次传唤兄妹两人,他们都是满口答应,有一次甚至明确表示要在5月25日来法院还款,但开了几次“空头支票”后就杳无音讯了。电话不接,寻人不在,很明显是在跟执行法官“躲猫猫”。24日凌晨5点15分,执行干警将王某堵在家中,将其拘传回执行局,但其妹王小某不知所踪。执行法官告诉王某,标的额大小并不影响其拒不执行的恶劣性质,如其再一意孤行,终将自食触犯法律的恶果。“我还钱,我妹妹的钱我也一起还了。”3小时后,王某亲属将全部执行款交齐。


法律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