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会儿高血压一会儿低血压 听说法官要拍卖房子,戏精老赖:你们侵犯了我的“生存权”

2019-09-12 14:35:04来源: 半岛+

半岛记者 李珍

2019年9月11日,中秋将至,凌晨4时30分,黄岛法院的执行法官们已经开始行动,执行法官兵分四路,四柄执行利剑齐出鞘,直指抗拒执行、规避执行等违法行为。据悉,此次行动主要针对有能力而拒不履行、隐匿行踪规避执行的案件,经过精心准备,筛选60起涉金融、涉民生案件进行重点突破。通过行动,对60案的67名被执行人进行查控,拘传16人,拘留2人,执结案件2件,执行到位案款7.9万余元,达成执行和解案件5件,执行到位案款65万余元。

行动过程中,执行局长亲自挂帅、统筹指挥,执行局各部门配合默契、行动迅速、程序规范、措施有力。通过凌晨集中行动,有力打击了规避执行行为,有效树立了法院司法权威。

黄岛法院执行局长宗桂平向记者介绍,此次行动是在中秋前夕开展的,目的就是与规避执行的被执行人打时间差,执行法官的辛勤付出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。

近期黄岛法院还将继续开展以凌晨行动为主的多种集中执行活动,深入推进全市法院“蓝色风暴”执行活动,保持对“老赖”的高压打击态势。

血压过山车”,教科书式老赖被拘留

9月11日凌晨5时10分许,黄岛法院执行法官来到黄岛区薛家岛一小区,寻找被执行人薛某。据执行法官介绍,这是一起金融借款纠纷,2013年薛某以自有房产向银行抵押借款70万元,偿还4万余元后薛某便不再还款,2017年法院判决薛某应偿还银行本息合计75万余元,判决生效后薛某拒不履行,法院依法对其抵押的房产进行了拍卖,拍卖成交后薛某竟然将原本出租的房屋强占,法院多次督促拒不迁出。

当天凌晨,执行法官将薛某堵在家中,但是薛某拒绝开门,隔着门与法官纠缠了半个多小时,听到法官要强制开锁,薛某才打开家门。面对法官,薛某表示自己名下只有这一套房屋,法院拍卖他的唯一住房侵犯了他的生存权,执行法官当场予以驳斥,原来薛某在2015年通过旧城改造分得楼房两套,被拍卖的房屋根本不是唯一住房。

谎言被戳穿,薛某又“戏精”上身,一会声称自己有高血压,头晕得厉害,不能跟执行法官走,一会又说自己有低血压,必须先吃早饭。面对“满嘴跑火车、血压过山车”的“教科书式老赖”,执行法官果断采取了强制拘传措施。将薛某拘传到执行局后,薛某的妻子和哥哥也一并赶到,并承诺在十天内腾出房屋。面对狡诈多变的薛某,执行法官没有掉以轻心,依法对其采取了拘留措施,并告知其亲属,早一天腾出房屋并完成交接,法院可以视情节提前解除拘留,否则将对薛某涉嫌拒执罪的行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躲藏外地玩失踪,回家过节被抓获

9月11日凌晨6时20分许,黄岛法院执行法官来到黄岛区风和日丽小区,查控欠钱不还的徐某。据介绍,几年前,徐某因交通事故致王某伤残,2016年8月,经黄岛法院判决,被告徐某应赔偿原告王某各项损失共计17万余元。然而,截至目前,徐某仅赔偿了12000元,王某无奈之下向黄岛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执行过程中,法院对徐某多次查控,却未能发现其踪迹,经调查法院得知,徐某在判决生效后便跑到聊城工作,极少回家,鉴于王某生活困难,法院对其进行了司法救助。

中秋将至,执行法官判断徐某极有可能回家。执行法官赶到徐某父母的住处时,发现楼下停放着一辆悬挂鲁P牌照的别克轿车,执行法官判断极有可能是徐某的车辆。执行法官立即上楼,把睡得正香的徐某堵在了被窝里,并依法对其进行拘传,而且对核实为徐某所有的车辆也进行了扣押。执行法官将徐某带回执行局,面对法律威慑,徐某当天履行了8万元,余款与申请执行人王某达成执行和解协议,徐某承诺在一个月内履行完毕,逾期仍不履行,自愿由法院拍卖车辆偿付债务。

听说自家“车被蹭了”,“隐身”老赖10分钟就现了身

2017年6月,被执行人王某驾车将申请执行人宋某撞伤,事故发生后王某驾车逃逸,交警认定王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。黄岛法院经过审理后判令王某赔偿宋某经济损失共计15万余元。法院判决后,王某一直没有履行法律义务,宋某申请强制执行。

在9月11日凌晨的执行行动中,王某被拘传回法院,经过协商和申请执行人达成和解。申请执行人宋某自愿放弃一部分赔偿,王某也马上支付了5万元,剩下的款项分期支付。

在另一起执行案件中,被执行人赵某欠申请执行人殷某两万元钱拖着不还。法官打电话让他履行判决,他更是各种推诿。当法官问,传他到庭为什么不来时,他说“我忘了”,法官表示,如果他不尽快履行付款义务,将依法对其强制执行。赵某直接来了一句:“你吓唬谁啊?”随后就挂断了电话。

9月11日凌晨的执行行动中,法官在他家中找到了赵某,他坚持只还一万元,剩下的一万元以后再还。当法官表示如果不还钱就要拘留时,赵某竟然声称,“拘留我的话,我一分钱也不给了。”当执行人员拿出手铐要将其带走时,赵某终于服软,连声说,“我给钱,我给钱”。

在执行过程中,执行法官和被执行人斗智斗勇。另一起案件中,尽管欠款只有4万元,但被执行人常年躲着,法官多次查找都找不到人。这次的执行中,得到申请执行人提供的消息,说在某地看到了被执行人冯某的轿车。法官赶到现场后,给冯某打电话,假称“车被蹭了,来处理一下。”结果不到10分钟冯某就来到了现场。寻觅多时的被执行人终于被执行法官找到并带回法院。最终,该起案件也达成和解顺利结案。


法律服务